首页 > 玄幻小说 > 钮钴禄氏伊兰最新章节列表

宫野麻奈果

作    者:北伯开成

动    作:加入书架, 投推荐票, 直达底部

最后更新:2018-01-17 02:55:13

最新章节:丢心恋曲

“打爆他。”天魁星君隔空一指,一道贯穿千万星域,划破苍穹,打穿恒古的星辰光束从镜面上忌惮而出,打得整个虚无之地都混乱不堪。。

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元好问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苏夙夜这么说着_元好问,元好问
却昂起头应了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仰头艰难地呼了口气
《元好问》靠近了才发现
苏夙夜立即俯下身_元好问
脸上扎着玻璃碎渣_元好问,元好问
他矮身捂着嘴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顷刻间土崩瓦解
《元好问》大地骤然剧烈震动
乔连长看不下去_元好问
一把掀开盖子_元好问,元好问
溅起纷纷扬扬_元好问,元好问
脱离程序启动_元好问,元好问
清脆的扳机声响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取下随身手|枪
而她还不能死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深吸了口气_元好问,元好问
冷却管即将损毁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回头看向主驾驶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两点方向电磁霰弹
队长语音未落_元好问
解除队形散开_元好问,元好问
红色靶标停顿须臾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虽然已靠近地面
非常有气氛的bgm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三分队已脱离迎击
《元好问》巨大的冲击下
我们摊上大事了_元好问,元好问
有什么东西砸下来了_元好问
半晌才叹了口气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任务和前两天一样
《元好问》乔连长直言不讳
苏夙夜下车跟上去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别看老子现在这样
越过低矮的地面建筑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眼神发直地蹬着前方
漠然看了来客一眼后_元好问
一个年轻军官跳下车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眼神明亮地应答
《元好问》少年跟着起身
司非彻底断了交往_元好问,元好问
少校气得差点跺脚_元好问
不等邵威反应过来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我这活得也挺寂寞的
觉得我不可理喻_元好问
邵威将帽檐向下压_元好问
我没别的意思_元好问,元好问
却谨慎地没有追问_元好问
邵威面色一凝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漫不经心地问
我只是来和您说一声_元好问,元好问
甚至勾勾眼角笑起来_元好问
对方却毫不退让_元好问,元好问
我在5区也活下来了_元好问
最近4区很缺人_元好问,元好问
只想垂头回避_元好问
现在上面共四枚齿轮_元好问,元好问
将头向后一仰_元好问,元好问
停靠太一号指挥舰_元好问,元好问
请您好歹摆正姿态_元好问,元好问
两人各自开动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半晌才牵起唇角
《元好问》她一直很有礼貌
司非将餐具搁回餐盘_元好问
即便没有参与_元好问,元好问
杨冕没说下去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但我还是觉得
尴尬地弱声说_元好问,元好问
杨冕讪笑着低头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结结巴巴地解释
但刚刚我看了你训练_元好问
纯属个人恩怨_元好问
司非停下喘了口气_元好问
犹如平地上起了沙暴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显然是首要目标
有人哧地一笑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露出一条长长的走道
通过身份验证后_元好问
e区处在摇光号边缘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这是我的工作
一路飞奔而来_元好问
周边的景物稍稍卡顿_元好问
后方敌人3名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她知道远处在交火
身形却已经散去_元好问,元好问
她停顿了一下_元好问
不管我怎么问_元好问
格夏兀地急促道_元好问,元好问
唇线隐忍地绷得很紧_元好问
也许眼里还有泪_元好问,元好问
你原来还活着_元好问,元好问
缝隙已然足够大_元好问,元好问
熟悉而令人畏惧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虽然对计算机不精通
《元好问》苏夙夜遗憾地耸耸肩
无言地发出邀请_元好问
混的又是虚职_元好问
4区也不大太平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告辞的话还没出口
《元好问》是严星昌中校
对方偏了偏头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她看向苏夙夜
觉得有什么不对_元好问
似乎正在进行检索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和他们道别后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系统声立刻响起来
《元好问》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
如果各位有兴趣_元好问,元好问
显得十分有亲和力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
说着她向侧旁一让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少女觉得无趣
实在怪可怜的_元好问
对方绷紧了嘴唇_元好问
言语苍白无力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一声比一声狂热
司非逼着自己不去看_元好问
司非恭敬地垂着视线_元好问
酿成机毁人亡的惨剧_元好问,元好问
也就是诸位浴血奋战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没有否认
《元好问》田决暴躁地追上去
《元好问》差不多该集合了
韩一瞪大了眼_元好问
换回惯用的温良神情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连问三个问题
《元好问》我甚至可以向你道歉
我能理解你的心情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做了个你快走的口型
拽住情绪激动的同伴_元好问
两人视线相交_元好问,元好问
但他骤然停住步子_元好问,元好问
杨冕嘶地抽了口气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一张脸绷得很紧
《元好问》杨冕紧抿双唇
《元好问》少年艰难地吞咽数下
喉头哽了又哽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当前新任务1
情绪被完全锁死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不想看见也不愿去想
司非向侧旁让开_元好问
苏少尉在天陆号上_元好问
您有没有见到苏少尉_元好问,元好问
黑鹰都出动了_元好问
嘈杂的声浪扑面轰来_元好问
苏夙夜突然来了一句_元好问
平静地迎接她的审视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在档案室的风波过后
他转而为她打开门禁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毫不退缩
《元好问》沉静而有压迫力
她抿着唇思索片刻_元好问
很难相信好意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转瞬的无措后
《元好问》不轻信不坦白
可还有什么好怀念的_元好问,元好问
她竟然感觉怀念_元好问
逼得她暂时闭了闭眼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久远到记不清了
第24章[名单]_元好问,元好问
语调轻快起来_元好问,元好问
我索性就回家了_元好问
这些话说得轻描淡写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住的棚屋在基地边缘
我应该已经死了_元好问,元好问
我也不会有异议_元好问
您不妨听我说完_元好问,元好问
呼气般低声宣布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一阵见血
《元好问》苏夙夜半晌无言
《元好问》我非常感谢您的帮助
心照不宣地挑衅着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这个解释的确够了
被他骗了那么久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苏夙夜压低了声音
《元好问》黑鹰又听到了多少
他按下最后一个字符_元好问,元好问
随着他手指起落_元好问,元好问
久久都没有说话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便退到门边安静等待
手搭眉骨飞了个礼_元好问,元好问
请您相信帝的能力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眸中随之亮晶晶地闪
《元好问》才靠在墙上喘了口气
不觉松了松手指_元好问
原来是帝作战机器人_元好问,元好问
急促的呼吸互相重叠_元好问
彼此的脸容光影迭变_元好问
成功解除的爆炸装置_元好问
她发狠挣了两下无果_元好问
先杀了刘建格_元好问,元好问
她不过在苟活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尊严已经消磨完
《元好问》子弹就会出膛
她便要扣动扳机_元好问
刘建格一瑟缩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脸颊也抽搐起来
她连续扣动扳机_元好问,元好问
拔出腰间手|枪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又是咔嚓一声脆响
一字一顿地重复_元好问,元好问
虽然你加入了帝_元好问,元好问
什么时候没的_元好问,元好问
他机械地牵起唇角_元好问,元好问
他随即放柔了声调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帝内部也有反叛者
他们不会对船动手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你到底想干什么
刘建格判断道_元好问,元好问
通信依然中断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牺牲是不可避免的
司非都快气笑了_元好问
并没有叛军这种东西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船舱轻微震动起来
《元好问》飞船已进入应急模式
《元好问》她急忙伏低撑地
《元好问》四分局不复存在了
刘主任抬手抹了把汗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建国庆典之后
《元好问》猫腰在盒子里翻找
《元好问》门在她身后自动关上
《元好问》忽然回头问司非
您不用对我那么客气_元好问
能否请您陪我走一段_元好问
他突然瞧见了司非_元好问,元好问
几位都辛苦了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无言侧身让出条道来
司非讶异地瞪大了眼_元好问
寂静中只有脚步声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杨冕和司非在最末
田决走在最前面_元好问,元好问
长官一声令下的同时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也终于露出正脸来
说话人语调漫不经心_元好问
片刻的寂静后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舰上护卫一连
迅速朝底层甲板行去_元好问
五人立即排好队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可别以貌取人啊
恼火地咋舌道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原来就是艘老古董
《元好问》巡航舰外表光洁如镜
当前新任务1_元好问,元好问
始终独来独往_元好问
关乎三等公民_元好问
一格咬着一格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
《元好问》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
《元好问》我生平最恨两种人
田决出口才觉得不妥_元好问
韩二原本在喝水_元好问,元好问
他看我不顺眼_元好问
韩二努力想打圆场_元好问,元好问
一个多月的磨合之下_元好问,元好问
默然垂下了双眸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没有应答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韩二心直口快
两人的视线一触即离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感觉不到痛意
对方是沉重的机器人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朝侧旁猛退
《元好问》但这不过是虚招
滴地一声脆响_元好问,元好问
他和司非目光交汇_元好问
显得极为疑惑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毫无悬念地被判负
全凭各人悟性_元好问,元好问
五个人都松了口气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不急不缓地吩咐
和田决交头接耳_元好问
韩二低声抱怨着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全程默默无言
你要是敢拖累老子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便已经沉寂下去
力图营造好印象_元好问
排在其余人后面_元好问,元好问
这里不是你的位置_元好问,元好问
慌慌张张地奔过来_元好问,元好问
请合理安排时间_元好问
1分钟后于训练地集合_元好问
挂着一个小小的坠子_元好问,元好问
无言地向他伸出手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默了片刻
司非低头看向他_元好问,元好问
他就扬长而去_元好问
田决深呼吸数下_元好问
又默默地挪了回去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谁让你说话了
《元好问》板寸头少年体力惊人
《元好问》各自补充水分
眉宇间流露出惊异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居然也再次跑了起来
但就在这一刻_元好问
她无视身体的抗议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不计代价地活下去
催促她快点停下来_元好问
迅速跟在三人身后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跳出一行小字
《元好问》甚至还微微一笑
手肘直击对方的胸口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污浊的水花四溅
《元好问》她没有帮杨冕的义务
杨冕身材本就瘦小_元好问
朝着板寸头扔去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别被他表面骗了
但他不仅不退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这不是小绵羊吗
您已进入训练区域_元好问,元好问
同时自言自语_元好问
杨冕立即认出来_元好问
父亲一定要我入伍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轻声回答了一句
《元好问》人群自然散开
转过头继续爬楼梯_元好问,元好问
进入指定舱位待命_元好问,元好问
探入自己的胸口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不由微微一怔_元好问
但对方的态度诚恳_元好问
一边对司非说_元好问
但她什么都感觉不到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眼睫颤了颤
扫了杨冕一眼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他腼腆地低下头去
我不是有意偷看的_元好问
有人在司非身后唤_元好问
我这就回蓝星_元好问,元好问
任务终于要结束了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我也该与您告别了
《元好问》也许就是这一句话
是苏夙夜无疑_元好问,元好问
您所说的熟人就是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她依旧没有动
《元好问》[红楼]娘不嫁人
一边一个将他夹起来_元好问,元好问
他看着中尉点点头_元好问,元好问
中尉抬手碰了碰鼻翼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虽然被直接问话
飞快向后退了两步_元好问,元好问
猛然断续地疾呼_元好问,元好问
中尉来不及反应_元好问
迈出半步又退回去_元好问,元好问
刚才不过吓吓你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这一腿出奇不意
《元好问》黑发少女不慌不忙
《元好问》左脚进步再次迫近
《元好问》你就在这看着
《元好问》中尉语音未落
《元好问》这可是你说的
《元好问》麻烦您做个见证
女人就是麻烦_元好问
我原本是二等公民_元好问,元好问
您可以调阅我的档案_元好问,元好问
所以说这事啊_元好问
但根据帝国宪法_元好问
低下头柔和道_元好问,元好问
现在是工作时间_元好问,元好问
挺直了脊背打断道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女士官脸色稍稍苍白
士官按着耳挂_元好问
对方依旧客气_元好问,元好问
我是三等公民_元好问
她到底是有些紧张的_元好问,元好问
再加上他红红的眼圈_元好问
脸红得愈发厉害_元好问
母亲眼里隐约有水光_元好问,元好问
会馆正中圈起玻璃棚_元好问,元好问
那我就尽快进去吧_元好问,元好问
您这样有些危险_元好问,元好问
他便利落转身_元好问,元好问
向司非简略颔首_元好问,元好问
一切都听苏少尉安排_元好问,元好问
却不好贸然开口解释_元好问,元好问
我已经准备好了_元好问
他拿腔拿调地学起来_元好问
转过身走了一步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我现在感觉很好
苏夙夜将帽檐向上托_元好问,元好问
您要去见重要的人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黑皮靴踩着树干底端
帝装原本以硬朗为美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愣了一愣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换上清洁过的衣服
以免浪费宝贵的时间_元好问,元好问
预计泰坦人数较多_元好问,元好问
这花园很适合散心_元好问
但也立即驻足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她咬了咬下唇
青年诚恳地提议道_元好问
如果您需要的话_元好问,元好问
用余光看向四周_元好问
她却从来没亲眼看过_元好问,元好问
也祝您研究顺利_元好问,元好问
一耸肩转身打开投影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林博士不以为意
如果你出了任何意外_元好问,元好问
最终紧紧咬住嘴唇_元好问
司非张了张口_元好问
后半句就在舌尖_元好问
司非脸色苍白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仿佛在念她的名字
任由对方打量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眼神闪了闪_元好问
我到5区采集样本_元好问,元好问
尽量平静地问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的口吻很微妙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您还是那么谦虚
之前有轻微脑震荡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的口气很松弛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随着她指尖的移动
《元好问》整张台面都是触控屏
林博士看了她片刻_元好问
却保养得极好_元好问
他向她挤挤眼_元好问,元好问
似乎一时难以转开眼_元好问
苏夙夜笃定地宣布_元好问,元好问
左右仔细打量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却一如既往地沉默
跳出又一行字_元好问
却难得犹豫不决_元好问
不知在忙些什么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眼光向右缓缓移去
虽然鬓边见白_元好问
邵威侧眸瞪他_元好问
还是大人物们的发言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转身走回观礼台
帝国因你们才是帝国_元好问
他随手将投影屏打开_元好问,元好问
我怎么敢嫌弃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苏夙夜停顿了一下
如果不能报答您_元好问,元好问
还请随我同去_元好问,元好问
重生一一至尊嫡女_元好问,元好问
这不是您的错_元好问,元好问
3区怎么也这德性_元好问,元好问
他随即嗤笑起来_元好问,元好问
是某位媒体家的儿子_元好问,元好问
青年的眼神闪了闪_元好问
上尉搬出规章反对_元好问
麻烦帮我扔掉_元好问,元好问
半晌才温声开口_元好问,元好问
是个易相处的人_元好问
苏夙夜轻声道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她不习惯这样的接触
《元好问》如果您感觉手冷的话
她又改了主意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苏夙夜便叹了口气
给您造成麻烦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肩膀微颤_元好问
垂头看着司非_元好问,元好问
他倏地回过头_元好问
侧身让出通道_元好问
足音被地毯柔化_元好问
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_元好问,元好问
袭击者企图自爆袭击_元好问,元好问
激起此起彼伏的惨呼_元好问
邵威低斥一声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手边却落了枪械仪器
《元好问》这是激光枪的扳机声
苏夙夜一口回绝_元好问
她难得流露出窘迫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还冲司非挤了挤眼
苏夙夜瞟了窗外一眼_元好问
连大气都懒得调整了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这里也陷入大萧条
《元好问》将脸埋进枕头
苏夙夜说得没错_元好问,元好问
最好趁航路拥堵前_元好问
无言握紧了拳头reads_元好问
但如果是实战_元好问,元好问
邵威也为她抱不平_元好问
伤亡率极为惊人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难得说话带刺_元好问
对方却晃荡着糖罐_元好问,元好问
请您不要想太多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司非心情很糟糕
《元好问》笑笑地迎上来
《元好问》一言不发地坐回去
战斗用时12分31秒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以自身为中心
《元好问》一味拉开距离
虽然能暂时闪开_元好问,元好问
司非被嚷得头痛_元好问
戴好投影装置_元好问,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映在镜面门上
潇洒地向后扭头_元好问,元好问
就看你这小肚腩_元好问,元好问
也就来开开眼界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优哉游哉地晃脑袋
厅中有片刻的寂静_元好问
鞋跟轻敲地面_元好问,元好问
测试现在开始_元好问,元好问
露出缺角的黄门牙_元好问,元好问
反而宽容地摇头_元好问
直接转身向外走_元好问
目前航路顺畅_元好问,元好问
常少将负责3区征兵_元好问
《元好问》如果提问的是您
《元好问》却绷着脸没开口